凯发集团线路
  咨询电话:15245038202

凯发备用登录页面

36氪新风向|第一批Vloggers已经开始实现。自我表达会推动一个新的平台吗?

    作者|可欣,《四七》编辑|四七(《梦月氪与袁玲》36首)短片视频工具VUE更名为VUE Vlog;微博早在今年9月就发布了“Vlog博客召集令”;B站也推出了自己的30天Vlog挑战。似乎所有平台都在瞄准Vlog有一段时间了。但实际上,Vlog并不是一种新的内容形式。它首先在YouTube上流行起来。除了带有主题的短片,YouTubers还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并发布Vlog。以Vlogger Casey Neistat为例,他在YouTube上有1000万粉丝。在他的Vlog中,将会记录凯西的日常生活,买新东西后打开包装的喜悦,甚至还有他的工作和生活的合理描述。在这个过程中,他会经常在摄像机前与跟随者互动,即使只有他记录下来。记录日历寿命使得Vlog的阈值看起来比之前的视频性能低得多。在本文中,除了让更多的人了解Vlog之外,我们还要讨论Vlog是否是一种看起来每个人都可以参与生产的内容形式。基于这个新的表达,是否会有像YouTube这样的平台式的机会?换言之,Vlog能产生下一个“颤抖,快手”吗?并非所有的短片都是录像带。如果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它们,我的回答是:“Vlog是生活内容的连续记录,但是连续图片不代表Vlog。在本节中,我们将比较Vlog与熟悉的短片和以颤抖和快手为代表的“超短片”。VS Short Video:存在交叉点,但是必须认识到更大的差别,即Vlog和短视频具有高的重叠,如果我们要区分的话,主要是从内容级别。从字面意义来说,Vlog可以被解释为“视频博客”。事实上,“博客”这个词已经指出了Vlog的一个特点:生活,生活背后就是“个性化”。这是Vlog和短视频最重要的区别。这也是Vlog的一个共同特征,它已经成为YouTube上相对成熟的形式。以短片的代表IP“papi sauce”为例。她的短片是以脚本为基础的,讲故事和夸张的演讲。这同样适用于早期由教皇签约的一群内容制作人,Lori阿姨就是其中之一。阿姨@Lori也试图在搞笑的视频出来后化妆。最新的变化是,除了这些主题内容,她还开始制作自己的Vlog,如“回到校园系列”,它反映了日常生活,不同于早期的短片。因此,基于日常生活的视频日志也可能是每个人自我表达愿望的另一个出口。VS震颤,如“超短视频”:答案是负面的,毕竟,“连续图片不代表Vlog”。相比于通过编辑快速积累的图像,Vlog具有更大的信息量和更高的内容集中度,可视为一系列短暂的个人生活。另外,从个性化的角度来看,这也是难以实现的。以“指舞”为例,我们更多的是关于某种形式的内容的识别,而不是特定人的表演。对于新注册的颤音用户,视频持续时间被限制为15秒,在升级一段时间后被放松到60秒。快手投篮也限制为7秒、17秒和57秒。如果我们进一步区分,从内容属性的角度来看,Vlog是基于生活的,内容可以更加多样化,从用户方面来说,它们消费内容。但是颤音和快手更注重社会属性,它们提供更多的“参与性”;时间限制了内容信息的集中,使得颤音或快手内容产品不能被称为Vlog,那么,定义Vlog的维度需要多长时间?不是在文章的开头,例如,Casey Neistat,它的视频是3、5、10分钟或更长,而@dolook的视频大多是4分钟。早些时候,她录制了以“60秒的日常生活”为主题的生活视频。因此,与短片相比,Vlog不应该受到时间长度的限制,而应该在内容上进行个性化和讲故事。“平民”的Vlog实际上并不那么友好,“逼真的内容”似乎让每个人都很兴奋:现在是每个人都成为Vlogger的时候了吗?但如果上面提到的连续图片不表示vlog,那么制作Vlog的阈值就比用户想象的要高得多。从经验角度出发,作者还尝试了闪光灯和VUE,试图将5分钟的材料切到3分钟,但是过程和操作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在YouTube上,头上的Vloggers强调输出频率、视频清晰度(声音和图片)和讲故事(讲故事是完整的事件)。综上所述,有三大障碍:即使不从查新角度来看,大多数人的生活是一致的,不管是工人、学生还是其他人,生活的内容总是扁平的;内容创造能力稀缺,Vlog也不例外。Flash和VUE希望通过愚蠢的工具来减少编辑难度,但是如何组织内容以确保节奏紧凑和内容吸引力也很重要;Vlogger标记是:照相机、麦克风。在新疆推出的新OSMO希望专注于Vlog场景,希望提供集成设备,但也有产品评估反馈,OSMO还需要在无线电中加强。Vlog就像“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和“记录世界记录你”这样的表达。现在是时候刺激用户在价值感知层次上发送更多的视频了,但是比快手和颤抖阈值高得多的Vlog本质上没有对用户意愿的定性改变。那么Vlog带来了什么样的机会呢?基于前面提到的阈值,质量内容生产者的稀缺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Vlog平台的增长空间。对于巨人来说,Vlog更像是一个新的增长点,毕竟,每个人都想跟上年轻人的步伐。对于主流视频平台,如IQI、优酷和芒果电视,Netflix的路线主要是自制内容,而Vlog只是传统视频平台的补充。从逻辑上讲,jitter的推荐关注于主要用户,其中大多数是内容消费者。流量就是通过这个很小一部分的组织账户,净红输出来覆盖整个平台。“颤抖”突出了6550站B发起的“Vlog 30天挑战”,并采用了点击补贴的商业模式,鼓励高质量创作者留在平台上。从正式的角度来看,B站点up的主要聚集性和用户粘性更适合于YouTube。Vlog可以在内容上起到一定的作用,以帮助B站削弱二次型、游戏属性,并建立与公众更兼容的形象。因此,对于最近从编辑工具和照片社交网络转变而来的Flash和VUE来说,Vlog的分红能帮助他们成长为新的内容分发平台吗?毕竟,VUE和flash产品接口都已经变成了内容社区的形式。也许不太乐观。我们设想的新的Vlog平台应该是UGC平台。用户被Vlog的概念吸引到这个平台,头开始产生高质量的内容,这些内容可以推广到所有用户。但事实是,VUE和flash更像是创作者自我提升的地方。如我们所见,颤音的用户将描绘一二线城市的大学生和办公室工作者,而速记用户主要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农村。通过调整,内容制作者将是分层的,并且基于不同标签的内容制作者,如地区、职业、年龄将对应于最合适的短视频平台。围绕诸如Vlog之类的新形式内容生产者的新流量可能被转移到VUE和flash用户,并且不排除受过教育的震颤和快手用户也会被转移。但是对于面向流量的内容生产者来说,即使他们在VUE、Flash和其他利基平台上生产和分发内容,他们最终也会去更大的流量平台,比如微博,分发内容,获得和管理粉丝。这与Vlogger的实现形式有关。广告是我们看到的Vloggers通常遵循的方式,本质上,它也是一个球迷现金流。因此,他们需要去一个更大的平台来分发内容,建立更广泛的影响,获得更多的互动。毕竟,对于广告客户来说,转换率是一个重要的指标。Vue和flash产品界面图表明Vlog在互联网视频内容的新旅程中不能创造新的基于平台的机会,但好消息是,在公共博客和直播端杰之后,成为Vloggers可能成为普通人新的“热门”机会。毕竟,最初的Vloggers已经开始在商业上被实现,比如@fly.、@Dada,Flash的创始人。总的来说,京越、@Hello Bamboo等已经以Vlog的形式与一些商业品牌进行了合作。基于Vlog的新内容形式将鼓励新的高质量内容生产者的诞生,围绕这些新的内容生产者,可能有MCN和自媒体等投资机会。对于这家前MCN公司,它的在线名人和美容博客经常记录他们的生活。Vlog有助于增强与粉丝的互动,建立更亲和力的形象,吸引更多的流量。这种逻辑也适用于欧阳娜娜和王渊。我是可欣,36氪超人学院的创始学生。我对商业服务、物流和技术创业感兴趣。我希望能帮助你。Wechat:Brambleswkx,表示公司、职位、名称和意图。